90后女大学生签署遗体/器官/组织捐献志愿书

继薛文英和廉江一位老者后,她是目前在我市签署了“广东省红十字会遗体/器官/组织捐献志愿书”的第3人,也是最年轻的一位。

 

刘一照成为目前我市签署遗体/器官/组织捐献志愿书的第3人。

 

    她叫刘一照,92年出生,喜爱参与公益,目前是湛江师范学院人文学院广播电视新闻专业的一名大二学生。今年4月,她在湛江红十字会签了器官捐赠志愿书。

刘一照到市红十字会签署了“广东省红十字会遗体/器官/组织捐献志愿书”的情景。

 没有疾病,又年轻健康,怎么就打算以后要把身体器官捐献出来?面对记者提问。这位大大咧咧的小女生只是淡然一笑:“我并不勇敢,但我只是想,以后能够帮助到更多需要器官组织的人。”她告诉记者,在高一时就有献血的想法,可是当时体重不够90斤。“当时恳求医生只献100毫升,也被婉言拒绝,这让我很沮丧。”她说,高三时电视和网络中关于捐献器官的新闻故事深深影响了她。

 

刘一照在学校参与为残疾人募捐活动。

    “现在很多人亟须器官移植,我只是想以后能帮到需要的人。”在网络查看相关捐献器官的知识,获知体重不再是要求时,身材瘦小的刘一照就在红十字会拿了捐献器官申请表。但是申请表必须要家人同意并签字才有效。在刘一照的眼里,父亲开明大度,是个热心公益事业的人。“学医的爸爸当时大学毕业,打算去西部支教,后来奶奶以死相逼,没去成。”当她把捐献器官的实情告诉在家的父母时,“爸爸一直支持我,妈妈先是反对,变来成支持。”她说,相比父亲而言,母亲的传统道德思想强烈,“有一次,我跟她半开玩笑地说我要去西部支教两年以上,她脸色马上沉了下来。母亲一直反对在器官捐赠书上签字。”

 

课余时间,刘一照最爱去的地方是图书馆。

 

    “之后经我再三恳求妈妈说,‘我有这个梦想,如果你不支持我,就没有人支持我啦’,在我的执着与诚心感召下,妈妈最终理解我的想法并主动在器官捐赠书上签了字。今年4月,我就正式在湛江红会提交了申请书。”刘一照说,很多人需要器官得于延续生命,为了签这个志愿书,她跑了三趟湛江红十字会,感觉红会真的很用心的在做公益事业。“我现在成为了红会的一员了。”她说。

图/记者郑锋

[ 打印本文]    [ 返回顶部]    [ 关闭窗口]